您的位置:主页 > 正德皇帝 >

大明嘉靖往事:皇帝也差钱

时间:2019-04-28 10:3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892 次

大明嘉靖往事:皇帝也差钱

嘉靖二十一年十月二十一日,以杨金英为首的10多个宫女集体行动,对暴君嘉靖皇帝实施谋杀,最后功败垂成,被全部处死,演绎了一曲亘古未闻的历史悲歌。

我们在上一集结束时说,这个被称为“壬寅宫变”的事情,对于大难不死的嘉靖皇帝,倒是一件好事。因为从此之后,他搬出了皇帝常住的乾清宫,也远离了皇后居住的坤宁宫,搬进了西苑,一直到死去。

所谓的“西苑”,是明朝皇宫西边一片广阔的山水林园,相当于清朝的圆明园和颐和园。但明朝的西苑不在北京城郊,而是在皇城之内。现在的故宫及景山公园的西边、西安门东边,从北海到中海、到南海这一大片水域,以及这一大片水域的周边地区,都属西苑的范围。

嘉靖皇帝搬进西苑之后的主要活动地区,是现在北海公园的琼华岛一带。这是环境十分清静、风景十分秀美的地方。用今天的概念,也是负氧离子十分丰富的地方。这个地方对于身体的调养,自然十分有利。当然,移居西苑,对于嘉靖皇帝来说,也意味着减少了许多女色的诱惑。

这两个因素放在一起,使得从小体弱多病的嘉靖皇帝朱厚熜最后竟然活到了60岁。虽然现在看来,这才是刚刚“退休”的年龄,“夕阳红”的日子还很长。据说在联合国的某个国际组织的界定中,这个年龄才是“中年”。但在当时,嘉靖皇帝却是活过了“花甲”。比起他前面正德皇帝(这是他堂兄)的31岁、弘治皇帝(这是他伯父)的36岁、成化皇帝(这是他祖父)的41岁,比起他父亲兴献王的44岁,他能活到60岁,应该是个奇迹了。嘉靖皇帝因此也成了明朝历史上继太祖朱元璋(71岁)、成祖朱棣(65岁)之后的第三位长寿的皇帝;在位45年,也是排在他的孙子万历皇帝之后、明朝在位时间第二长的皇帝。

所以我们说,“壬寅宫变”的失败对嘉靖本人来说,是坏事变成了好事。

但是,我们又说,“壬寅宫变”的失败,对于明朝、对于当时中国的老百姓来说,却可能是一件糟糕的事情。因为我们已经说过,以后我们还要不断地说,这个年号为“嘉靖”的嘉靖皇帝,在位的45年中,大抵上就没有把国家和老百姓的事情放在心上。

他的心思放在哪里呢?他的心思主要放在,不,应该说只是放在两件事上:

第一件事是琢磨“人”

琢磨如何整人、琢磨如何使人们对他产生敬畏感。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大权在握,当时叫做“乾纲独揽”。所以尽管从嘉靖十七年开始,嘉靖皇帝就不再上朝,当然也不再到天坛去祭天,但他的影子和权威却无处不在。这是他琢磨的第一件事。

第二件事是琢磨“道”

琢磨如何修道、琢磨如何得到神灵佑护。这样做的目的是想百病不侵、长生不老。

在位的45年,嘉靖皇帝琢磨的就是这两件事,折腾的也就是这两件事。相对来说,在搬进西苑之前,他琢磨更多的是第一件事情,即琢磨人,建立起自己的权威;搬进西苑之后,他琢磨更多的是第二件事情,即琢磨道,修炼长生不老术。

嘉靖皇帝是和他堂兄正德皇帝完全不同的折腾。正德皇帝是用“动”来折腾,一天到晚想到北京之外的地方去折腾;嘉靖皇帝则是用“静”来折腾。他不出宫门,后来更不出西苑。但是,他的这种“静”的折腾,对于明朝的破坏力,在某种意义上甚至超过正德皇帝的“动”的折腾。这倒符合道家的“以静制动”。

在中国历史上,好皇帝、对国家负责任的皇帝有,但实在太少。大部分的皇帝充其量属“中主”,既做不出什么贡献,破坏力也有限,因为他们的能力有限。还有一些皇帝就属于搞破坏的了。比如我们说过的正德皇帝,还有我们正在说的嘉靖皇帝。由于个性怪僻而又倔强,所以他的破坏力特别大。而且,活的时间越长、在位的时间越长,破坏也就更持久。

所以我们说,宫女们没有能够把嘉靖皇帝勒死,对于明朝,对于中国老百姓,可能是一件比较糟糕的事情。说可能糟糕而没有说一定糟糕,是因为我们无法知道,如果宫女们真的把他弄死,他那个7岁的儿子继位后,明朝会是什么样子,是比他在位好、还是比他在位差,这个我们没有把握。因为就像恩格斯说的那样,共产党人不是算命先生。

嘉靖皇帝由于从小身体不好,父亲和哥哥、姐姐又死得早,所以这个心理负担、心理暗示是很沉重的。所以他在建立起权威之后,就是想着去病消灾、长生不老。因为这个问题不解决,满目的颜如玉、满目的黄金屋都是没有用的。

在那个年代,信佛、信道、信神仙,本是十分普遍的事情,人的一生,总免不了有灾有病,总免不了有阴暗心理,这就需要解脱、需要化解。由于家庭的原因和性格上的原因,嘉靖皇帝选择了通过道教来消除阴暗心理、来解脱和化解这个心理暗示。如果嘉靖皇帝和太后、和皇后们一起,在后宫烧烧香、拜拜神、祭祭祖先,那对对国家来说,是没有什么影响的。但嘉靖皇帝的修道、嘉靖皇帝的信神仙却和一般的人不同,他在宫中特别是在西苑建起了大规模的祭坛,搜罗大批道士,大张旗鼓地搞祭祀,进行祈祷。这在当时叫做“斋醮”。

但是,这里又面临着一个现实问题。什么问题呢?大规模地建祭坛、大规模地搞斋醮,需要有大量的资金投入,土木建筑需要钱、道士做法需要钱、配置种种祭祀、祈祷的道具也需要钱。

那么大家就要问了,嘉靖皇帝贵为天子、富有天下,全国的财富在理论上都是他的。他要建祭坛、搞斋醮,那还不就是一句话嘛,会有什么问题呢?但你还别说,这还真是一个问题。

因为明朝皇帝,不仅仅是明朝的皇帝,历朝历代的皇帝要用钱,也不是毫无节制的。因为它受到经济发展水平和国家财政政策的双重制约。就明朝而言,明太祖朱元璋早就为子孙后代定下了每年用钱的数量,如果超过这个数量,就得伸手向户部要。户部管什么?户部管的是国家的财政预算、国家的财政收入和支出,管着我们现在国家发改委和财政部管的事情。

户部的钱都是从农民、手工业者及商人这些纳税人那里征收的。户部征收的税粮、税银,每年都有一定的数额,用钱得在这个数额之内,所以有一个用钱的计划,叫做“量入制出”。每年能够收到多少,多少用于发官俸、多少用于发军饷、多少用于赈济灾民,等等,都是有计划的。

皇帝的经费也在户部这个大盘子里面。皇帝的衣食住行及一切用度,包括正常的祭天、祭祖,等等,都是户部按计划供应的。如果要在这个计划之外,要搞斋醮,要炼仙药,要额外地建造祭坛、额外地求神求道,那就需要额外向户部要钱。这在我们今天,叫做预算外开支,需要有预算外的银子。

但是,户部并没有预算外的钱,除非向老百姓加派。一加派就是敲诈百姓,人民是要反对的,户部的官员也是忌讳的。当然,如果皇帝要在计划外强行索取银子,户部也不敢过于不买帐。但这种事情偶尔为之可以,总不能一年到头向户部要钱吧?所以,凡是要额外用钱的皇帝,大多要自己找门路弄钱。

比如我们说过的明朝正德皇帝要额外用钱,他的办法是“抢税收”。怎么抢?他让宦官到京城的各个门,以及通往京城的交通路口开“皇店”,强行征收过往商人的税收,和户部抢商业税,弄得户部天天提意见。成为正德时期的“弊端”之一,所以正德皇帝死后,被杨廷和废除。

再比如清朝乾隆皇帝每次下江南都得用钱,他的办法是“拉赞助”。以第六次南巡为例,乾隆皇帝南巡的消息一传出,负责管理食盐批发和税收的盐运使就报告,说是一批盐商自愿捐银100万两,赞助皇帝的南巡,请皇帝在方便的时候接见他们。乾隆皇帝见到这个报告,大笔一挥:盐商不必再通过盐运使了,直接就在运河边的泰安等候接见。盐运使的任务已经完成,不见了!那么,盐商凭什么要报效乾隆皇帝银子呢?又为什么要求面见皇帝呢?第一是因为光荣,见到了皇帝,那是可以向所有的人炫耀的事情,也是光宗耀祖、遣福后世的整整。当然,更主要的是当面向乾隆皇帝献忠,并且请求政策倾斜。这样,乾隆皇帝接受商人的赞助,并且给他们政策倾斜,用现在概念来说,就是权力寻租。

所以凡是有权的人都应该清楚,拿了商人的钱是需要回报的,而这个用以回报的,却是国家的利益和老百姓的利益。不要说给这个商人是给,给那个商人也是给,但你为什么就给这个不给那个?这就是一种不公平。这就是中国历史上商品经济起步极早、但市场经济却始终建立不起来的主要原因。

我们来说这个嘉靖皇帝,他因为养生、修道,也要额外用钱。但嘉靖皇帝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自然没有正德皇帝和乾隆皇帝弄银子的手段。但是,上有所急,下必有所应。皇帝需要什么,总是会有人出现,或者偷偷摸摸的出现,或者堂而皇之的出现,以急皇帝之所急、应皇帝之所需。

皇帝要养生、要修道,有人便推荐了道士邵元节、术士陶仲文。邵元节、陶仲文来后,“皇子叠出”,大见成效。现在皇帝养生、修道需要钱,于是有人推荐了术士段朝用。原来,养生术和黄白术的关系竟然是如此的密切。

这位名叫段朝用的术士来自南直隶的合肥,也就是现在安徽省的合肥市,由于一条腿有残疾,人称“段瘸子”。但段朝用是个“飞天瘸”、“飞天拐”,因为他和陶仲文等人一样,也能够炼制“仙药”。当然,他的仙药可能不如陶仲文,所以他以另外一种本领而著名。什么本领?烧炼术,即点石成金、化水为银术。这个本事在当时又叫“黄白术”,就是能够弄出黄金和白银的法术。所以,养生术是离不开黄白术的。

时至今日,人们当然知道这是骗人的把戏。但实际上,类似于点石成金、化水为银之类的把戏并没有完全绝迹。二十年前,有人打出广告,说是出售用水提炼汽油的技术。这和当年段朝用等术士的点石成金、化水为银其实并没有两样。也是二十年前,社会上盛传某某气功大师被国家供养起来了。供养起来干什么呢?人功降雨,说当年大兴安岭的火灾就是被他降雨熄灭的。又说是在研究一种能够把帝国主义的导弹送回去的气功。这不和当年的义和团大师兄说是通过作法可以让八国联军的军舰自己爆炸一样吗?

既然是这样,我们也就应该理解当年的人们为什么相信黄白术了。

段朝用来到北京后,先和嘉靖皇帝的一个宠臣取得联系。这位宠臣名叫郭勋,是明朝开国将领郭英的五世孙,掌管着部分禁军,是军界的重要人物。由于支持张璁议大礼、支持嘉靖皇帝尊崇父母,所以郭勋成了嘉靖皇帝的宠臣。

那个时候国家承平日久,军队长年不打仗,将领们也就不去研究国内外的形势、不去研究战略战术,也不积极操练士兵了,更不要说自己勤习武艺。他们只是在玩物丧志、安享太平。这个郭勋也和其他高级将领一样,是个“三好”将领。哪三好?好玩物、好聚财、好养生。

其实,玩物、聚财、养生这三件事情一定是紧密相连的,玩什么物?以他们的那种身份,大抵上玩两类物事。一是内地的珍奇古董,汉朝的古镜、唐朝的书画、宋朝的版刻,以及本朝永乐窑、宣德窑、成化窑的瓷器。二是边疆地区及海外的珍禽异兽、猫儿眼、夜明珠,等等。但要玩这些东西,就得有钱,那就要聚财。聚了财,腰缠万贯、家有窖藏,当然就怕死,当然就热衷于养生了。

正是因为有这些种喜好,正是因为既聚财又养生,所以郭勋和段朝用一见如故、一拍即合。郭勋按段朝用的要求,在家里建起了烧炼室,也就是工作室,专供段朝用及其徒弟提炼能够去病延年的仙药,专供段朝用及其徒点石成金、化水成银。

段朝用在郭勋家的工作室中,先是炼出了一批白银,他把这些白银称为“仙银”。接着又用这些“仙银”制作了一批饮食器皿,称为“仙器”。段朝用告诉郭勋,如果用这批“仙器”来祭祀祖先,会得到祖先的庇护,后代将是十分的兴旺;如果用这批“仙器”作为日常饮食用具,则会去病延年、长生不老。这令郭勋大为惊讶、大开眼界。

在中国历史上,大凡是皇帝的宠臣,大凡是得到上司喜欢的下属,一定有一项过人的本领,那就是在某一个时间段,关心上司、关心皇帝甚至比关心自己为重,他会去急上司、急皇帝之所急,而不是一见皇帝、一见上司就伸手要钱,就开口喊困难。此时郭勋正是这样,他不仅仅关心自己的去病延年、长生不老,更要巩固皇帝对自己的恩宠。因为有一点郭勋十分清楚,如果没有皇帝的恩宠,他的所谓去病延年就没有着落、长生不老也就没有意义了。为了表达自己对皇帝的忠心,郭勋将段朝用制作的这第一批“仙器”全部献给了嘉靖皇帝。

段朝用结交郭勋的目的,既是为了结交重臣,寻找靠山,更是希望通过郭勋见到皇帝,因为没有哪座靠山比皇帝更硬。从某种意义上说,段朝用结交郭勋,又是要把郭勋作为见皇帝的一个跳板。所以他一面与郭勋亲近,另一面又和当时嘉靖皇帝最亲信的术士陶仲文拉上了关系,踩上了另一块跳板。

当年陶仲文是被邵元节推荐给嘉靖皇帝的,听了段朝用的一番忽悠之后,他也很爽快地把段朝用推荐给了嘉靖皇帝,因为他当时正在给嘉靖皇帝建造座祭坛,急需用钱。段朝用如果能够帮助解决资金问题,那不是“天助我也”吗?段朝用确非等闲之辈。尽管他身有残疾、瘸了一条腿,却可以脚踏两块跳板。

此时的嘉靖皇帝,已经把更越来越多的心思放在了修道上、放在了养生上。陶仲文向嘉靖皇帝他推荐段朝用,说此人法术高明,擅长黄白术;郭勋则献上了段朝用炼制的“仙器”,介绍了段朝用神奇。嘉靖皇帝见两人都推荐段朝用,立即召见。嘉靖皇帝不但召见了段朝用,而且和段朝用相谈甚欢。据《明史》记载,嘉靖皇帝见了段朝用之后,先是“大悦”,继而“益悦”,最后竟然“益喜”。这甚至是邵元节、陶仲文初见嘉靖皇帝时也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那么,段朝见到嘉靖皇帝以后说了些什么、干了些什么,竟然能够令嘉靖皇帝“大悦”、“益悦”、“益喜”呢?

关于段朝用让嘉靖皇帝“大悦”的原因,史书上没有明确记载,但由于段朝用是因为郭勋献上了他的“仙器”得到皇帝召见的,所以可以断定,嘉靖皇帝的“大悦”,必然与他的那一批“仙器”有关。

1

段朝用一定会重复向郭勋宣传过的神话。那就是,使用这些“仙器”祭祀祖先,可以得到神灵保佑、后代兴旺;使用这些“仙器”饮食,可以去病延年、长生不老。因为这些“仙器”是用他亲自炼制出来的“仙银”制作的。

2

段朝用也一定会根据嘉靖皇帝的需要,增加宣传这些“仙器”的新功能。比如,使用这些“仙器”,可以提升包括陶仲文以及他段朝用在内的方士们“仙药”的效率。嘉靖皇帝这些年一直是在服用邵元节、陶仲文等人提供的“仙药”,虽然吃了这些仙药之后“皇子叠出”,但在另外一些事情上,这仙药却是时验时不验,如果段朝用提供的这些“仙器”,让时验时不验的“仙药”每次都能见效,那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呢?

有这样的好事,嘉靖皇帝当然要“大悦”。

那么,段朝用又怎么让嘉靖皇帝“益悦”、让嘉靖皇帝更高兴呢?

这在史书上倒是有记载的。原来,段朝用告诉嘉靖皇帝:“帝深居,无与外人接,则黄金可成,不死药可得。”皇上您只要深居内宫,不用和外人接触,黄金就可以炼出来,长生不老的“仙药”也可以炼制出来。

这时的嘉靖皇帝已经有很长时间不上朝了,也有多年没有去天坛祭天了。大学士们不断提意见,言官们不断上奏疏,要求皇帝上朝、要求皇帝接见大臣、要求皇帝多花精力管国家的事情。他们越说,嘉靖皇帝越烦,但没有理由反驳,只是不理不睬,以图耳根清净。

现在段朝用建议皇帝深居皇宫、不与外人接触,正是投皇帝之所好。而且段朝用说,只要深居皇宫,不与外人接触,不仅黄金可以炼成,仙药也可以求得。

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好的事情吗?所以嘉靖皇帝更加高兴了、“益悦”了。况且,他现在可以有理由驳斥官员们要求他上朝了:术士说,只有不和生人接触,黄金才可能有、长生之药才可能有,你们不是说对我忠心耿耿吗?考验你们的时候到了,忠不忠看行动。你们到底是希望我长寿、还是希望我短命?希望我长寿,就不要一天到晚吵吵闹闹了。

那么,段朝用还有什么招数,让皇帝“益喜”,让皇帝喜出望外呢?

原来,嘉靖皇帝此时正让陶仲文建造一处祭坛,建造祭坛要用钱,嘉靖皇帝在为钱的事情发愁。其实这也正是陶仲文向嘉靖皇帝推荐段朝用的原因。

段朝用踏着的这两块跳板,各有各的打算。郭勋向嘉靖皇帝推荐段朝用,是因为段朝用的“仙器”可以使人延年益寿;陶仲文向嘉靖皇帝推荐段朝用,是因为段朝用可以提供建造祭坛的银子。

可以设想,段朝用来见嘉靖皇帝,也一定是有备而来的。所以,段朝用当即表示,为了皇上的健康,自己愿意提供1万两银子,作为皇上建造祭坛的赞助费,而且,这1万两银子立即就可以兑现。

嘉靖皇帝一听,怎么可能不大喜,不“益喜”呢?他当即授予段朝用“高士”的名号。这是道教中仅次于“真人”“国师”的号。

皇帝高兴,段朝用更高兴。一高兴便忘乎所以了。他向皇帝承诺,在以后的时间里,他每年可以向皇帝孝敬几万两白银,助皇帝修道。嘉靖皇帝当时需要的就是银子,他急需银子筑新的祭坛,急需银子奖赏帮助他养生、修道的道士、术士。这个段朝用出手就是1万两银子,张口就是每年数万两银子,嘉靖皇帝怎么能够不喜上加喜呢?怎么能不“甚喜”、“甚喜”再“甚喜”呢?

“甚喜”之下,嘉靖皇帝赐给段朝用正五品的官俸,而郭勋因为推荐有功,每年加俸一百石。又赐给了段朝用一处房子,让他专心为自己点石成金、化水为银。

大家要问,黄白术明明是骗人的把戏,难道段朝用是个例外,他真的有那么大的本领,真能够炼得出金子和银子来?当然不是。术士们的那套把戏,大多属于魔术。他们变出来的东西都是需要实物作道具的。如果用魔术来骗人、来钓鱼,那就需要钓饵。那么,段朝用的道具、段朝用的钓饵又是什么呢?

他的第一批银子,也就是在郭勋家里“炼”出来的银子,应该是他为了攻关而自己带来的,这是用来作投资用的,也可以视为钓饵,钓谁?钓郭勋。至于这些银子从哪里来的,这就不得而知了。也许是变卖家产,也许是借高利贷,也许是骗朋友的。但不管从哪里来的,他一定会向郭勋撒谎,说是自己提炼出来的。

取得郭勋的信任之后,再去骗皇帝。他的第一步实现了,郭勋上钩了。

他的第二批银子,也就是见了嘉靖皇帝之后,捐出来作为祭坛赞助费的那1万两银子,则是由郭勋提供的。这是段朝用的把戏被揭露出来以后审问出来的。那么,是否可以认为段朝用和郭勋合伙骗嘉靖皇帝?

这倒未必,段朝用无知者无惧,可能有这个胆量,但郭勋对嘉靖皇帝的脾气是知道的,他绝对没有这个胆量。这1万两银子应该是段朝用向郭勋“借”的。那么,郭勋又怎么可能借银子给他骗皇帝呢?道理很简单,段朝用当然不会说借银子去骗皇帝,他可以说这炼银子是需要时间的,但答应了皇帝却是耽误不得的,你今天借1万银子给我,我炼出银子以后是可以加利息偿还的。既然郭勋可以相信他炼出了第一批银子,并且把他推荐给了皇帝,那么自然认为,这第二批银子也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这向郭勋借的1万两银子可以说是段朝用的第二个钓饵,正面一个钓谁?钓嘉靖皇帝。

但是,这个段朝用的问题出在海口夸得太大。借郭勋的1万两银子,他可能通过欺骗其他的冤大头来进行填补,但主动表示每年给皇帝几万两银子,却是要兑现的。

问题于是就出来了。我们可以替段朝用想想,他见皇帝,并且奉上1万多两银子,自然是想吃小亏占大便宜。放1万两银子下去,钓他他几万两银子回来。但是,他的这1万两从郭勋那儿借来的钓饵、成本银子投下去,还搭上那批用“仙银”炼制的“仙器”,嘉靖皇帝没上钩,只给了他一个“高士”的称号。段朝用见皇帝不上钩,再给了每年几万两银子承诺的虚钩,便嘉靖皇帝仍然不上钩,换来的也只是“正五品”的官俸。这正五品的官俸一年有多少钱?大约可折合40两银子。加上嘉靖皇帝给郭勋每年100石俸米的推荐费,折合银子也就50两。两项相加,每年不到100两银子。

诸位算算看,段朝用本来想花小的钱从皇帝那里攒大的钱,但没有想到嘉靖皇帝也差钱,他的这笔生意亏得就大了。而且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不仅生意亏本,而且给嘉靖皇帝的承诺也是需要兑现的。

三年过去了,尽管嘉靖皇帝用了段朝用提供的“仙器”,但陶仲文的仙药仍然是时验时不验,所以才有他性子越来越急躁,越急躁就越虐待宫女、嫔妃,最后竟然发生了10多个宫女联手杀皇帝的事情。宫女虽然被处死,但段朝用的“仙器”失灵,也要受到惩处。

三年过去了,段朝用除了借郭勋的1万两银子兑现之外,没有给皇帝炼出1两白银,更不用说黄金了。锦衣卫的官员三天两头来催银,郭勋的家人也来追索银子。段朝用百般搪塞,但是徒弟却熬不住了,跑去陶仲文那儿自首,揭露师父的骗术。陶仲文立即报告给嘉靖皇帝。嘉靖皇帝大怒,在处死宫女的第二年,把段朝用下到监狱,但并没行刑,只是这个段朝用不经熬,不久便病死狱中。

段朝用因为法术没有兑现,被下狱致死,那么,向嘉靖皇帝推荐段朝用的郭勋、陶仲文又将受到什么惩罚呢?嘉靖皇帝对于长生术、黄白术又有什么新的想法呢?我们下集再说。

作者:方志远,江西师大历史学教授、《百家讲坛》主讲嘉宾、中国明史学会副会长

来源:《大明嘉靖往事》,现代教育出版社,2010年版。公众号内容,由作者授权发布。

编排:@丁一

 

TGA标签: 大明 嘉靖 往事 皇帝 差钱 嘉靖 二十 一年


上一篇:正德皇帝在通州喝了一碗天下第一鲜汤,于是有
下一篇:正德那些事:29、公开审判宁王

相关文章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