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嘉靖皇帝 > >

[朱载垕买首饰]【原创】半生惟独宿,一世不言钱

来源:未知   作者:不详   发布时间:2019-01-19 13:40   点击:128次
摘要:作者:史遇春有清一代,被谥为文正的大臣共有八人,他们分别是:睢州汤斌(公元1627年~公元1687);诸城刘统勋(公元1698年~公元1773年);大兴朱珪(公元1731年~公元1806年);歙

  作者:史遇春

  有清一代,被谥为文正的大臣共有八人,他们分别是:

  睢州汤斌(公元1627年~公元1687);

  诸城刘统勋(公元1698年~公元1773年);

  大兴朱珪(公元1731年~公元1806年);

  歙县曹振镛(公元1755年~公元1835年);

  滨州杜受田(公元1788年~公元1852年);

  湘乡曾国藩(公元1811年~公元1872年);

  高阳李鸿藻(公元1820年~公元1朱厚熜的父亲897年);

  寿州孙家鼐(公元1827年~公元1909年)。

  这里,就说一说清代八文正之一的朱珪。

  先从朱珪的门生对其晚年的记述说起。

  清人姚元之在《竹叶亭杂记》卷五中,对自己的座师朱珪做了记述。因姚元之在嘉庆十年(农历乙丑年·公元1805年)中进士,而朱珪为嘉庆乙丑科会试总裁官,故二人是门生与座师关系。

  在讲述姚元之的记述之前,先简单说说朱珪的学行状况。

  根据朱珪一生的学行看,他的学问与主导思想,是以经术为依归的。所以,在修身方面,他是以儒家为范式的。再具体来说,朱珪所践行的一切,可归入理学的范畴。

  姚元之的记载,简单整理后,大意如下文所述。

  晚年时,朱珪经常闭目养静。

  门生故旧前去拜访朱珪时,他都会倚桌而坐,以手杖支撑着下颌。手杖头上,会搭有一方青绢。这青绢,是朱珪用来擦拭眼睛的。在与客人谈话的过程中,朱珪一般都是不会睁开眼睛的。但是,这并不影响他谈话的效果,因为他很喜欢用风趣诙谐的方式交流。

  相传,翰林院的土地神是昌黎韩愈,所有,很早以前,那里就有文公祠。朱珪认为,取代韩愈做土地神的,是清乾隆十六年(公元1751年)辛未科状元吴鸿。吴鸿39岁去世,那时,朱珪33岁。

  有一天,朱珪丁祭【又称“祭丁”,祭孔之礼。清世祖顺治二年(公元1645年)定制:每年春、秋二祭,均在仲月上丁,故称丁祭。】结束,他乘着轿子经过文公祠。过朱高煦扫堂腿程中,朱珪在轿子中转过头去,向文公祠打拱作揖,大声说道:

  “老前辈有请了。”

  关于“老前辈”一说,清人陈恒庆《谏书稀庵笔记》中有云:

  “翰林院论前后辈极严,即庶吉士不得留馆者,亦与留馆者同。然其人如恒河沙数,乌能尽识?偶有聚会,遇相识之前辈、后辈必曰‘老前辈’,前辈则颔之而已,酷似子弟之见长辈。”

  因朱珪乾隆十三年(公元1748年)中进士,选庶吉士,散馆授编修,而吴鸿乾隆十六年(公元1751年)中状元后,例授翰林院修撰(称殿撰),故有此“老前辈”一说。

  农历乙丑年(清仁宗嘉庆十年·公元1805年)除夕,姚元之到朱珪家拜访,询问老师年事准备得如何。朱珪拿起胸前的荷囊,向姚元之示意道:

  “可怜这里面空空的,押岁钱连一文都还没有呢!”

  朱珪说完这话,不一会儿,就有看守门户家人就向朱珪呈报节仪(即节日礼)道:

  “门生某人某人进奉节仪若干封。”

  随即,朱珪对姚元之说道:

  “这几个人真是太呆了,我从来就不认识他们。他们就这样把阿堵物(指钱)付诸流水了啊!”

  朱珪的风趣诙谐,大约如此。

  朱珪认为自己的前身是文昌宫的盘陀石,所以,他自号盘陀老人。

  当时,还有请乩者,说朱珪是文昌二世储君,名字叫做渊嘉靖帝朱厚熜多大石,所以,朱珪的字是石君。

  朱珪去世时,床上只有一个布被、布褥。

  嘉庆帝亲自前往祭奠朱珪。

  御驾到达朱珪家门口时,嘉庆帝就放声大哭起来。随后,嘉庆帝还赐诗云:

  “半生唯独宿,一世不言钱。”

  根据姚元之的记述及其他记载可知,嘉庆帝一生,在朱珪跟前哭过两次:

  一次是朱珪死后,即赐奠时刚到朱珪家门口时,就放声大哭。

  另一次是在朱珪生前。

  嘉庆四年(公元1799年)四月,乾隆帝崩逝,嘉庆帝立即下诏,驰驿召朱珪进京。朱珪奉命奔赴京师,途中向嘉庆帝上疏,其中有云:

  “天子之孝,以继志述事为大。亲政伊始,远听近瞻,默运乾纲,雱施涣号。阳刚之气,如日重光,恻怛之仁,无幽不浃。修身则严诚欺之界,观人则辨义利之防。君心正而四维张,朝廷清而九牧肃。身先节俭,崇奖清廉,自然盗贼不足平,财用不足阜。惟原皇上无忘尧、舜自任之心,臣敢不勉行义事君之道。”

  到达京师之后,朱珪为乾隆帝哭临(为帝后死丧,集众定时举哀叫哭临。清沿古制,帝后死后,在京王公大臣及后妃等,每天早晚哭临一次,直到除服后三日。京城以外的官员在接到丧报后三日成服,在衙署哭临三日。),嘉庆帝拉着朱珪的手,痛哭失声。

  关于嘉庆帝在朱珪跟前的这两次哭,史书资料均有记载,其间也有特别的意义。

  嘉庆帝即位之后,乾隆帝传位不放权,嘉庆帝最初几年的皇帝做得并不安稳、他是战战兢兢、如履如临地在皇位上度日的。当时,大权在乾隆帝的手中,一班朝臣,自然大都还是乾隆帝的旧人马。乾隆帝崩逝,嘉庆帝召回朱珪,拉手而哭,一是哭故去的父皇,一是哭心中还未消除的不安,一是哭朱珪多年对自己的呵护、此次的团聚、襄助者的回归。

  至于朱珪去世后,嘉庆帝刚到门口就放声大哭,作为皇帝,这在礼仪上,应该是不十分妥当的。但,正是这种不妥当,恰恰见出了真性情,凸显了嘉庆帝与朱珪之间感情的深厚。

  说了这么多,朱珪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朱珪(公元1731年~公元1807年),字石君,号南崖,晚号盘陀老人,与其兄朱筠,时称“二朱”。萧山蜀山街道越寨村人,后迁黄阁河村。随父朱文炳由萧山侨居北京大兴县,遂入籍顺天府。

  朱珪的父亲朱文炳曾经跟从乾隆帝的老师大学士高安朱轼习经学,朱珪少时,就受传朱轼之学。

  乾隆十三年(公元1748年),朱珪中进士,时年十八岁,选庶吉士,散馆授编修。乾隆帝很重视朱珪的学行,累迁为侍读学士。

  乾隆四十年(公元1775年),召朱珪入觐,改授侍讲学士,直上书房,侍仁宗嘉庆帝学。朱珪也就是嘉庆帝的老师。

  嘉庆四年(公元1799年),朱珪奉召入京后,先后直南书房、管户部三库、加太子少保;调户部尚书、为上书房总师傅;兼署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兼翰林院掌院士、充日讲起居注官;进太子太傅;至体仁阁大学士,管理工部事务;又充实录馆、国史馆、会典馆正总裁及己未科、乙丑科会试总裁官。

  朱珪端凝纯粹,胸中没有城府。他的学问,对于经术无所不通。正因为一生学行以经学为旨归,所以,在主持科考时,他比较注重经策,锐意求取朴学才士,门生遍天下。对于那些学识渊博、事理通达的寒士,朱珪一定会极力称扬,使他们的名声在朝廷之上传播。朱珪主持考试时,从来不接受地方同僚的馈赠。朱珪曾任数省承宣布政使,平馀银累积巨万,他全都不予收取。

  朱珪在做外官时,清廉严峻,从来不和朝中的官员攀扯。他在京师执掌部务时,主持大端,不亲自插手琐屑细务。

  朱珪的清操亮节,为海内人士所仰慕。

  朱珪在担任安徽巡抚时,他的门人汪学金庶子(明、清左右庶子,位正五品,作为词臣迁转阶梯。)前来向老师请益。汪学金在老师那里呆了月余之后,要回去了,朱珪问他:

  “何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

  汪学金回答老师说:

  “一谈一笑,无非天理,某所见乃大进。”

  朱珪之感人,大约如此。

  据载,汪学金十二岁时,跟随父亲汪廷玙到闽地署学政,朱珪看到汪学金的文章之后,称其为“仙才”,汪廷玙就命汪学金师事朱珪。

  在家庭关系上,朱珪孝事双亲、友爱弟兄。其母早逝,他侍奉庶母就如同亲生母亲一样。敬事寡嫂,抚育兄长的儿子就如同自己的儿子一般。

  亲戚故交,朱珪无不周恤。

  四十多岁时,朱珪就独居,一直都没有妾媵。所谓“半生惟独宿”,指的就是此事。

  朱珪很喜欢读书,他以侍读学士的身份,被朝廷授予福建驿粮道,后擢按察司,调山西,又升布政司。

  其间,按察使黄检上奏:

  “朱珪终日读书,于地方事无整顿”

  因此去职,很快,朱珪又被召入觐,授予翰林学士。这个时候,朱珪在朝廷内外任职十四年,回朝后,仍居原职。一年后,朱珪奉乾隆帝命,侍后来的嘉庆帝读书。此后,朱珪在外而方伯连帅,在内则宰相六官,这也算是黄检所谓“终日读书”的效果吧!

  话说,朱珪介节清风,纤尘不染,虽然身居台鼎,但是和寒素之士没有差别。朱珪与裘曰修【(公元1712年~公元1773年)字叔度,一字漫士,江西南昌新建人,清代名臣、文学家。谥文达】为文字至交。有一年岁末。朱珪去看裘曰修,谈话之间,朱珪捻髭感叹到:

  “太贫困了,这可怎么办呢?去年冬天蒙皇上圣恩,赐有貂袿,就连这,也都送去质典了。”

  裘曰修笑着说道:

  “您的穷困,是您自取的,这能怎么办啊?您想不想开阔一下眼界啊?”

  说完,裘曰修就把自己所领的户部饭食银一千两拿出来,陈列在案几之上。

  朱珪稍微注视了一会儿案几上的银子,他忽然起身,从案几之上拿了两锭银子,就急急乘车走了。

  裘曰修也不说什么,其实,他就是想要送银子给朱珪。

  朱珪当然知道裘曰修的意思,所以,他也拿得心安理得。

  庄子有云:“相视而笑,莫逆于心”,大约说的就是朱珪与裘曰修之间的友情了。

  不过,这种友情,在后来的官场与世道中,比较少见了。

  说到朱珪的“半生惟独宿,一世不言钱。”

  攻击道学的批评家的挞伐必然不会少,这也无妨,自由他们去吧。

  无论读书还是阅人,当先见其长、缓纠其短,不能稍见其疵、便废全部。

  至少,朱珪以台鼎之位,其清寒为时人所见。

  至少,为了践行自己的理念,他在节制。

  “半生惟独宿,一世不言钱。”这对一些人来说,一刻也做不到,更不要说一辈子了。

  当然,也不需要用当下的所谓“先进”来苛责旧时的所谓“落后”,人是要向前看的,这样,人类才会有希望。以现代人的文明而洋洋自得、沾沾自喜可以大胜于原始人的野蛮,这种对比的方法,本身就是一种谬误。

  又说多了,收场!

  本文参考书目(章节不详细开列):

  清人姚元之《竹叶亭杂记》

  清人陈恒庆《谏书稀庵笔记》

  赵尔巽等《清史稿·朱珪传》

  《清代学人列传》

  清人徐珂《清稗类钞》

  (全文结束)

  [朱载垕买首饰]【原创】半生惟独宿,一世不言钱

  (壹点号 尘境心影录)

  本文内容由壹点号作者发布,不代表齐鲁壹点立场。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